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欢乐棋牌下载手机版 > 非触发水雷 >

二战美军对日本的有多凶狠水雷封锁日本全岛意图引爆饥荒

归档日期:07-18       文本归类:非触发水雷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二战末期,日本已经是穷途末路,美海空力量突破了日本的海上防线,攻击范围直达日本本土,从马尔亚纳群岛等地起飞的美军轰炸机群天天是堵着日本轰炸,轰炸目标从大都市延伸到中小城市,日本本土是一片狼藉…不过,除了空中打击外,美军对日本还采取了另一种战略手段,该手段某种程度比战略轰炸更加凶狠,这就是二战后期美军对日本的水雷封锁行动。美军给这个行动起了一个相对犀利的代号—— “饥饿”,毫不讳言,美军就是想饿死日本!日本在地缘上有一个相当不利的特点:它是岛国,这就使得其本土虽然工业发达,但是其所需要的物资很多则需要从海外殖民地(中国东北,朝鲜半岛,东南亚,台湾等)运输到本土,而国内的很多物资运输也需要通过内海航运来完成。根据统计,二战期间,日本所需要的橡胶、棉花和羊毛需求的100%,石油需求的92%,铁砂的87%,煤炭的24%(其中焦炭占90%),粮食的20%都依赖进口,如果没有这些海外物资的支持,日本的国内工业经济运转将濒临崩溃。美军当然知道这点,1945年,双方已经杀红了眼,美军为了彻底击垮日本这个“已经日薄西山却又臭又硬”的死对头,决定双管齐下,一方面利用大规模轰炸机群使用燃烧弹焚炸日本各大城市“送温暖”;另一方面则准备给日本这个岛国“加道锁”,断绝日本的物资来源。其实封锁航道这一手段一点也不新奇,古往今来的海空战各个玩家都这么玩过,盟军在早期对日作战中就利用了“水雷战”,从1942年10月16日到1945年3月,美、英等国动用了大量水面舰船、潜艇、飞机等,在泰国、缅甸、马来亚、中南半岛、东印度群岛、新几内亚;中国沿海、长江中下游、台湾等地的沿海重要港口、海上交通线多枚水雷,这些水雷给日军以沉重的打击,触雷的日本舰船有355艘,总吨位达78万吨。只不过,之前的行动多是零散的,这次美军准备玩得更大:直接封锁日本全岛。1944年11月,美国太平洋舰队司令官尼米兹将军与陆军参谋长雷曼将军磋商后,决定由海军提供水雷,由陆军航空兵承担布雷封锁日本的任务。11月12日即开始制定计划,并于次年4月1日开始执行,尼米兹将行动代号命名为——“饥饿”。1944年底,日本的大部分海运在下关海峡、日本海与濑户内海、朝鲜和中国海岸之间进行,日本供应国民生活和军工生产所需的80%的油料、80%的铁矿石或铁锭、24%的各种煤及20%的粮食要依赖海运,如果减少供应这20%的粮食,将使日本相当大的一部分人口陷入饥饿。而在日本内部75%的运输也是由水运承担的,其中大工业区的用煤占一半以上,1945年3月,日本100吨以上的钢壳商船还剩下约180万吨(140万吨可用),这些船每年可将主要从中国、朝鲜掠夺的100一150万吨粮食和原材料运入日本。而且这中间大部分是通过关门海峡运到工业中心神户和大阪的。1945年1月,美军出动B29轰炸机在越南金兰湾、西贡和新加坡海域布下593枚水雷,这是美军在二战中首次大规模实施的航空布雷行动,这就是一次预演。为了让封锁更有效,美国海军还着力开发各种不同的水雷,有磁力引爆的M4以及M11、利用磁力、音响、水压的互换性引爆的M9、磁力/水压并用的A6等,准备给日本人“尝尝鲜”。1945年3月27日,第一阶段行动开始,这一阶段的“重点关照对象”是濑户内海西部及关门海峡,目标是阻挠日军部队从吴市和广岛等港口出发支援冲绳守军(当时美军正准备攻打日军南大门——冲绳),同时还在佐世保港等地布下少量水雷以骚扰日本舰队,27日夜,美军投下1350枚磁爆水雷,日军吃了些亏后意识到有水雷,次日,濑户内海停航扫雷。30日夜,美军再补充投下450枚水雷。截止4月6日,日本有超过8只的500吨级的船只触发水雷沉没。而到5月2日,日本有19艘船只沉没,39艘损伤。4月6日,日本海军“大和号”超级战列舰不敢通过关门海峡,被迫经丰后水道离开濑户内海。4月7日被美军逮个正着后击沉。5月3日~12日,第2期作战计划展开,攻击目标从关门海峡延伸至东京港、大阪港、神户港、名古屋港等太平洋沿岸主要港口,美军出动飞机195架次,对日本沿海、濑户内海投放1422枚水雷,日军舰船损伤25艘,大型船只完全无法通过关门海峡,神户,大阪等港口完全瘫痪。5月13日到6月6日,美军实行第3期作战,出动飞机209架次,分15次对日本海沿岸的重要港口投放水雷313枚, 九州北部港囗成了靶子,这次美军投送的多数为不能被音响扫雷的低频水雷。5月份,日本有66艘商船被水雷击沉(总计约11万吨),同时损伤船只达到了31艘(总计约10万6000吨)。根据统计,第2期作战和第3期作战对日本商船造成的损伤,甚至已起过潜水艇以及飞机造成的伤害。6月7日开始,以琉球群岛(冲绳)作基地的PB4Y-2海军机加入了第4期作战,持续攻击日本各航道,美军出动飞机404架次,对日本沿海重要港口投放3542枚水雷,并在混合使用定时、定次器的同时,继续降低水雷引信的灵敏度。导致日本各港口被封锁2星期左右;6月份,日本实际舰船损失估计为30万吨;6月29日盐釜港关闭。到了这个地步,日军依然想保留往朝鲜半岛的航路作据点,不过美军当然不会让日军得逞, 7月9日至8月15日,最后阶段开始,美军出动B29轰炸机474架次,布雷3746枚,这次的封锁范围从日本本土延伸到了朝鲜半岛,舞鹤港、新潟港、船川港、朝鲜半岛的釜山港被投下水雷,特别是运送满中国东北粮食的罗先港被重点关照,投下420枚水雷,此时日本的扫雷力量已经损失殆尽,基本上是坐以待毙,各港又被封锁10天~15天,并损失舰船约30万吨。1945年7月18日,17000吨的护航航母“海鹰”号在九州附近触雷受伤,6天后又被一颗水雷炸伤,最后被美空军和海军飞机击沉。早在战役第一阶段,日军就已经加强了防卫,日本使用扫雷舰艇和小型自杀性舰船开辟航道,对于濑户内海和关门海峡这一命脉重点加以保护,将新设的第7舰队用来保护关门海峡及对马海峡的贸易线,命佐伯海军航空队负责迎击B-29轰炸机。日本陆军亦在小月机场布置防空战斗机队,还在大阪市周边地区布置高射炮对抗美军轰炸机队。不过此时的日本军队能力很有限,根本无力阻止美军布雷。更糟糕的是,日军把雷达、高炮和探照灯等从主要产业城市的周围,移到可以阻止B一29飞机投放水雷的海岸附近,这又使得这些城市的空防力量得到削弱,最终找来美军轰炸机的狂轰滥炸。而到了第二阶段,日本改用小型木壳船扫雷,不过对于美军这些改进了引信的磁性水雷却显得捉襟见肘。1945年5月,日本动用海军的所有研究机构,开始有组织地研究、实验。同时还组织各大学的教授、陆军、海军和民众联合的大委员会,认真地寻找扫除水雷的对策,但最终毫无进展。日军此时已经是穷途末路,根本无力对抗美军的“水雷封锁战”,只能看着美军敷设的海面也渐渐地从内海移到日本海沿岸,使整个日本海区都敷设水雷。从1945年3月27日到8月15日四个多月的“饥饿战役”给日本带来了极大的损失,据统计,这段时间美军从提尼安岛航空基地起飞了1150架次的B-29轰炸机,布设了超过12000枚的水雷。根据日本保存的资料,日本有670艘舰船被水雷击沉或击伤。其中包括65艘战斗舰艇被击沉或重伤,294艘船被击沉,137艘船受重创而报废,239艘船被击伤(尚可修理),损失总吨位将近150万吨(这大大超过了日军参谋部预计的100万吨)。饥饿行动完全瘫痪了日本最后的航道。濑户内海除了小型标准E型战时船或者机帆船等的船以外,其他船只无法航行。日本五大港口,如大阪港和神户港因水雷封锁而大大降低船只装卸能力,同时也降低了造船能力,延误船只修复速度。而由于日本海与朝鲜半岛的航道被切断,严重妨碍来自中国东北的杂粮输送,使日本本土的国民完全陷入字面上的“饥饿”状态,根据统计,大约有700万日本人因此挨饿,美军的想法是,再饿下去日本全岛会有大饥荒。一直到二战结束后,日本沿海遗留约6,600枚美军水雷,这对日本海上交通安全构成严重威胁。截至1950年为止,共有118艘船只触雷,其中55艘沉没,受创伤者达1700余人,其中死亡1300余人。一直到现在,水雷还没有清除完毕,时至今日,日本海上自卫队其中一项重要工作就是扫雷,至21世纪,海上自卫队平均每年清除4枚战时水雷,目前大约99%海域已完成扫雷工作,因多年“锻炼”,日本海上自卫队的扫雷能力在全球是名列前茅。这里还要说一个有意思的情况,二战后美军因自身利益及战略需要,也参加了部分扫雷工作,美军引爆了1700多枚水。

本文链接:http://halomarie.com/feichufashuilei/26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