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欢乐棋牌下载手机版 > 非触发引信 >

每次出警都可能粉身碎骨 记者揭秘排爆专家(组图)

归档日期:06-19       文本归类:非触发引信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排爆专家用胶布把引爆炸药和即将引爆的爆炸物紧紧缠在一起(右一张晓军、右二栾宏纲)。资料片

  每一次出警,他们都做好了粉身碎骨的准备:“那不是形容,那是真的粉身碎骨……”

  本溪巡特警支队从2007年4月受命正式承担全市爆炸物品、危险物品的排除和引爆处置任务。30个月,他们38次出警,成功排除近80年来遗留、散落的炮弹、手榴弹、地雷等爆炸物229枚。

  航弹、穿甲弹、迫击炮弹、航空机关炮弹头等105枚爆炸物零乱地堆放在直径1.5米左右的小范围内,需要一枚枚分离、鉴别、归类、包装。

  密集的爆炸物使得穿着笨重的排爆服的排爆手无法作业,只能脱下排爆服操作。任何一枚爆炸物出现意外都会引爆其他爆炸物。

  2009年5月15日中午12时5分,溪湖区彩玉街拆迁工地内发现大量炮弹及其他爆炸物品。

  本溪巡特警支队副支队长韩文龙、特警七大队大队长张晓军、中队长刘志勇、主排爆手栾宏纲携带排爆罐车一台迅速赶到:现场原是一处废品收购站,直径1.5米的范围内,堆放着各种炮弹等大量爆炸物。

  栾宏纲告诉记者,安全排爆最重要的就是确定爆炸品的种类和危险性,几年来,作为主排爆手,他还是第一次看到这么多爆炸物堆在一起,必须逐枚分拣判定其种类和危险性,穿着排爆服太笨重,他干脆轻装上阵。

  蹲在爆炸物堆前,栾宏纲像剥橘子一样,小心翼翼地把爆炸物分离、一枚枚取出,确认种类,检查还有没有炸药、有没有引信,然后分类放在一边。这第一步,栾宏纲就用了将近4个小时,分拣出迫击炮弹等105件爆炸物。

  第二步,栾宏纲要把这些爆炸物“打包”。战友们现场取材,给他弄来了泡沫、棉被、纸壳等,他把23件还有引信的爆炸物单独包装,用柔软物品把引信等关键部位固定,以免运输中刮到、碰撞,产生意外。其他5到10枚包在一起。这又用了1个多小时。

  把爆炸物运到爆破地点——六七公里外的牛毛岭采石场用时较短,只有三十几分钟,这个过程危险性相对较小,因为用的是专用的排爆罐车和集装箱车,只要驾驶员小心驾驶、避免急转弯、急刹车等,就不会有太大危险。

  第四步,战友们在采石场选择土质松软的地方挖出了一个1米见方、深1.5米的排爆坑,栾宏纲检查爆炸物包装完好后把它们从车上“请下来”,分批放到排爆坑里,根据炮弹数量计算出所需引爆炸药量,分三层放好,最上面再撒上石灰粉,人员隐蔽好后遥控引爆。这105枚爆炸物用了5次全部引爆完,历时75分钟。

  栾宏纲说,这是为了预防被销毁的爆炸物里面有毒气弹,一旦有毒气石灰粉能起到中和作用。

  爆炸物在1米多深的河底,部分陷入河泥中,只能蹲在冰冷的河水中用手去摸,来确定爆炸物情况。

  河水中作业,无法穿排爆服,天色已暗,完全凭手摸,稍有不慎就可能触发引信。

  2009年10月18日下午3时40分,本溪巡特警支队特警七大队接令:本溪满族自治县清河城镇发现一枚疑似爆炸物。

  大队长张晓军带领中队长刘志勇、主排爆手栾宏纲冒雨赶到现场,发现这枚爆炸物是在当地的一条小河中,河水深约1米。

  这时已经快下午5时了,天色昏暗,雨点滴落在水面上泛起一层层涟漪,好在河水很清,栾宏纲借着手电筒的光可以看到爆炸物的轮廓,他初步判定这是一枚“八二”式迫击炮炮弹,但具体情形仅靠眼睛看无法确定。

  栾宏纲决定下水去摸。他脱掉外衣趟进河里,深秋的河水冰凉,栾宏纲蹲在水中,就像抚摸新生的婴儿那样,双手轻柔地在弹体上滑过。他极力克服着身体和心里的凉意,保证自己的触觉不发生偏差。

  慢慢地,他摸出来了:引信、尾翼、击发装置都在,弹体完整说明内药有效,具有杀伤力,更危险的是引信已经变形,稍有刮碰就可能爆炸。

  摸不出来的是这颗炮弹是否是毒气弹,栾宏纲说,我省发现的“八二”式迫击炮炮弹毒气弹居多。“只能等掏出来再说了……”栾宏纲用手一点点把河底埋住弹体下部的泥土扒开,尝试着轻轻把炮弹捧出,起身,炮弹出水,没有异常,栾宏纲又一步步挪到岸边,判明不是毒气弹后把炮弹放入排爆罐。当晚6时40分,这枚炮弹被运到附近铁矿成功引爆。

  栾宏纲是一名转业军人,在部队是特种兵,专门鼓捣这些玩意儿,各个种类、各种型号的炮弹都印在他脑海里。

  日伪时期遗留,日本生产的炸药因时间长氧化,在弹体内形成很薄的一层某种硝酸甘盐,断裂就会爆炸。

  2008年3月,本溪平山区桥头镇发现1枚炮弹,长约1米,重有15公斤,外形有些像鲨鱼。

  赶到现场处置的还是本溪特警七大队张晓军大队长和刘志勇、栾宏纲。他们很快认定,这是一枚日伪时期遗留的航弹。栾宏纲说,内装日本产炸药的炮弹最讨厌:这种日本炸药放的时间长了,炸药氧化,在弹体内形成一种硝酸甘盐,盐体在弹体内是很薄的一层,一旦断裂就会发生爆炸。

  张晓军告诉记者,就在做引爆准备的时候,这枚航弹“不知哪根神经受了刺激,弹体里面发出‘呜、呜’的声音”。

  霎时间,空气好像都凝固了,现场几乎所有人都惊呆了。张晓军和栾宏纲迅速抱起航弹,跑离人群,“就用了几秒的时间,我们把引爆炸药绑在弹体上,当时恨不得把每一秒钟都掰成几瓣用……”

  成功引爆后,两个人才发现,身上的衣服都被冷汗湿透了。航弹在现场炸出了一个直径两米多宽、一尺多深大锅状的土坑,附近50几平方米内的树木全被炸断了。

  张晓军说:如果当时我们也撤了,就不可能再接近,而这家伙不知道还要响多久,也不知道什么时候爆炸,就没法处理了。

  2007年8月,本溪牛心台地区一工地挖掘机挖出了两声闷响,司机立即报警。张晓军、栾宏纲等赶到后发现是两枚手榴弹被抓爆炸,现场还有5枚手榴弹裸露出来,其中两枚拉火保护装置已经破损、一枚半埋在土内。在没有专业排爆和防护装置的条件下,栾宏纲用盾牌作掩护,用炉钩子做工具,把手榴弹引爆。

  张晓军告诉记者,如果说和歹徒搏斗、擒拿犯罪嫌疑人有可能牺牲的话,他的排爆手面对这些在地下“沉睡”了几十年的铁家伙,稍有疏失,“必然牺牲,而且是粉身碎骨。”但是,面对生死考验,他们从来没有选择过退却。

  1.不懂专业技术的不要。2.胆子太大的不要。3.胆子太小的不要。4.家庭不和、夫妻不和的不要。5.思想不稳、情绪化的人员不要。

本文链接:http://halomarie.com/feichufayinxin/7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