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欢乐棋牌下载手机版 > 非法持有毒品 >

BTSCP‖190710原创‖瘾藏(正泰 都市悬疑 超长)

归档日期:07-11       文本归类:非法持有毒品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正剧,不搞黑暗向,不搞抑郁症,写一段有信仰的爱情故事,甜虐自己get,戳萌点?

  大纲定的23w字左右,具体不定,结局请放心。目前存稿6w,首更2.5w,以后日更5000+,看互动而定,手速已磕药,坑品保证

  应的是风水轮流转这个道理,金泰亨在经历了七次全警出动的枪战毫发无伤的回来后终于在第八次行动时光荣挂彩了。

  G71式新型手枪,百步穿杨委实不敢当,但那一发9毫米的钛合金子弹擦着手肘子溜过去,险些划到了大动脉,就是躺着都要血流成河那种,这就有事了。

  换成是颖州公安系统里哪个部门支队的哪个大兵小将,少不了要擦伤点什么,一级案件全警精英出动,遇到这种情况更是十分常见的,说夸张点,这种挂彩就是医务室的药师也能处理,咬咬牙就可以不用休病假的那种。

  但这事落到了金泰亨身上,他家底硬,老爸是企业老板,这个地主家的帅儿子擦伤了,就很有事了。

  于是叫嚣着开来的八辆救护车中就有一个屈就了金少爷的金贵之躯,这是上头下了指示,说什么也要把这个脾气古怪的金少爷请进医院里住个两三天。

  金少爷是所有住进A52医院的伤员中唯一一个现场可以判为挂彩轻伤的人,A52医疗设备和技术都是进口,当然是拿给一级案件中重伤的人员使用的,因此,VIP病房上躺着的人就在一众伤患中显得格外刺眼。

  “看他肩上的警衔,人家二十六都坐到两根杠的警督了,那你为什么还是个一根杠的?”

  “我能和人家比吗?他那是付费用户特权,我拼爹都拼不过,他老爹是土豪,他学刑事侦破的,从警校出来就直接到了刑侦二支队,估计他老爹还买了百万水军吹吧,他整个人跟开了不封号的挂一样,每次出一级案件和紧急任都有他的功,一年半后整个局子都说他是刑侦队的希望了,不知道能和那个……什么……南比吗……”

  “你还别说,他可能还是有点本事手段的人,你看前几次省内几个县的一级案件,他带着刑侦二支队查了一周,不管是毒巢还是匪窝,后面不都被我们夜袭端了嘛……”

  话说多了嘴角就会泛起白色的唾沫星子,声音再小也不列外,那人扯起纸巾擦嘴,一副意犹未尽的样子,拉过家属又补充起来:

  “真的,这个人还是整个颖州公安系统公认的警花呢,别问我大老爷们为什么叫警花,你见过长得比女人还可劲儿的男人吗?”

  “见过,刚刚走过去那个——”家属冲病房外走过去的人努了努嘴,“那小孩眼睛亮得跟小兔子的似的,肤白貌美,穿衣显瘦,肯定脱衣有肉。”

  说起来,那个话痨一张嘴还是没能将事件的场面完全还原,前天的警匪大战,战况一触即发,刑侦大队本来应该是后方战力的,为了勘察现场,他执意跟去了,所以见到了那时的一幕——

  彼时便衣支队的身份暴露,毒头临时准备搭乘直升机逃离,大厦下面,几十辆警车发出的警笛隔离开了整段交通大道。那个叫田柾国的,还有他身后特警大队那群叫特遣组的,直接放出原本拿来速降用的钢绳套毒贩直升机的机尾,愣是把一个飞在半空中的直升机给拽了下来。

  至于后面的场景,说是血腥暴力对警察来说也是常见了,只是那个人上去掰开直升机舱门就开脚去踹里面一个拿枪的,这跟子弹比速度的狠劲儿真的没有吹。

  可能因为这次行动涉及的所有嫌疑人全部都要被当场击毙,他那一脚踹上去就相当没有顾虑,那个画面不可谓不历历在目。

  抛开客观主观,从肤浅的角度来说,他一个刑侦大队的公务员,和一个特警中的特警比,打是打不过了,但是论长相都没有别人好看,那就是奇耻大辱。

  金泰亨勾了勾嘴角,想到自己在警察局众人口中的人设就是性格古怪冷漠无情,便很有耐心地等着那瓶摇摇欲坠的葡萄糖吊瓶释放完它的人生价值,等着那个不时跑过来看一眼的小护士蹑手蹑脚的拔掉他手背上的针头,在一众目光下走进了……

  金泰亨想起那个叫田柾国的,就是公安系统一哥、特警大队总队长孙之行的学生。警匪大战过后,毒贩那边三人重伤,其余全部当场击毙,公安这边则是牺牲了四个,重伤了十二个,孙之行肩上中了一枪,手术过后正在最好的监护室里修养,因此,田柾国一定就在六楼的第二个房间里看望他的老师。

  怀着原始的好奇心,原本应该十分矜持和冷静的金泰亨掏出了自己改装的小型望远镜,聚了点光就往602病房看过去。

  视线所到之处,都是往来问候的公安的人,里面的老爷子也好好躺着的,护士正在记录情况,什么人应有尽有,就是没见到那个新任的警花。

  身后响起声音的瞬间,金泰亨就已经动手了,拆掉装置放回衣兜的反应已经算是相当快了,但是还是被人从背后像擒拿色狼一样反抓住手。

  前半句“顺着水管下来”,听上去真是令人毛骨悚然的行为,后面就更不用说了。

  最后喊了一声金队长,这个人咬字倒是刻意低沉温柔的,浮现在金泰亨眼前的配图却是前几日他一脚踹飞毒贩的那一幕,饶是金队长平日再怎么趾高气扬高冷傲慢也是不得不软了下来。

  所以金队长差点就做出“恭喜发财”的姿态求饶了,经过深思熟虑自己的仪态后,还微微扬起眉色,把一双桃花眼一弯,冲人轻描淡写道:“无伤大雅,有事好说。”

  虽然金队长这个观测视角选的相当好,就是为了神不知鬼不觉看几眼田柾国,只是不巧的是——聚的这一束小光也没有逃过特遣组的地狱侦察力,他千算万算……

  然而塞翁失马焉知非福,被当场抓获也是好的,金队长当机立断,对田警花来了一个全身扫描,力求将他的一肌一容都拓印在眼里。

  金队长这双桃花眼长的相当好,用的也相当好,撇清关系时眼中波光粼粼的,平添了几分多情的意味,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是他在光天化日朗朗乾坤中被另一个大帅逼挟持了。

  田柾国放开他,上下打量了一下这个看上去有些瘦削的人,因为禁锢解开,这个人有刻意装出淡定从容的嫌疑,脊梁都挺直了,要站出一幅簪花仕女图的样子。

  柿子还得挑这种装蒜的捏,田柾国于是继续以下犯上道:“怎么,金队长连我脚下留颜的感谢都没有吗?”

  田柾国眯起眼睛,这个动作只有一瞬,随后他咧开嘴痞里痞气的笑了一下,连礼也不回,转身就走了。

  “警痞,特遣组毒瘤,诅咒你公安仕途岌岌可危。”金泰亨忘却了是谁先搞事情的,也眯起眼睛在心底给田柾国记了一笔。

  五天后的傍晚,学区房里的一个中年男子和着水吞下两粒安眠药后躺在床上陷入沉睡,女孩细心地为爸爸盖好被子,随即拿出之前爸爸交给她的一个纸条,展开后是一个地名——金融c街164号 POSION联合有限公司 15楼技术部 1506办公室左侧办公区 陆伟

  她要为身体不适的爸爸去公司取落下的文件,因为爸爸是技术总监,为了保密,家属只能在办公区停留五分钟,她一面算好时间,一面将纸条放入衣兜里,转身出了门。

  颖州是省内最大的市,后背靠着一座名叫坞脊的山,山势不算陡峭,沿着坞脊山向西走,可以走到边界,这个边界是才划的,没有太多明确的界限,因此也是地下贩卖毒品的大本营,久而久之就形成了一个叫“禁区”的地下贩毒走私网络。

  这条毒网像是联络了很多贸易暗线一样无坚不摧,无论是海关排查扫描还是定点搜索都无功而返,每一次围剿窝点也是人去楼空,就像是公安系统肚子里的蛔虫。以至于公安这边至今都没有确定‘禁区’的主要成员人数,唯一可以确定的就是过去的几起大型缉毒案件中的毒贩都是这条‘禁区’毒网的分支,这个也谜成了颖州公安系统心头的毒瘤,。

  颖州光是全部歼灭的跨国走私贩卖毒品团伙的一级缉毒案件都是几大起,有省政府重点关注,所以公安系统配备相当精良,成了全国扫毒的先锋城市。

  颖州城的缉毒大队可以说是整个公安系统,这种人人参与的意志叫做团结就是力量。

  是这样的,田柾国在公安系统干的事情,说好听叫救世主,说难听叫人民的英雄,总之正反都是好听的。特警部队本身就是出特殊任务的大队,特遣组更是特警的精英,换在国际上可能就是特务之类的涉及到好莱坞动作大片的事情,简称‘每个警察的梦想’。

  是这样的,金泰亨在公安系统干的事情,说好听叫刑事侦破,说的不好听,叫公安机关贴心的后勤部队,简称‘为人民服务的五好公务员’。

  偌大的颖州公安系统,下面十几个小县城的公安局,拿得出手的刑侦队就是二支队了,只有十三个人,最出名的就是手段狠绝的队长金泰亨和绵里藏针的副队朴智旻,这个支队立过不少一等功,两个队长还没三十岁就把肩上的一根杠杠换成了两杠一花,名副其实的刑警希望之星,不可谓不是后生可畏。

  半个月后,朴智旻上A52医院接金泰亨出院的时候正好看到了正在勘察逃逸地形的队长。

  队长绝佳的听力听到了靠近的脚步声,害怕原形毕露,索性靠在窗边又靠出了一幅仕女图。

  朴智旻拔高声音道:“金队,闲来无事,挺忧郁啊,你这病得不轻,我来的急,没给你提桶鸡汤,实在对不住。”

  金泰亨冷着脸心道那你来干什么,随后他做出一副清心寡欲的样子示意门口的朴智旻进来,开口道:“朴队,无事不登三宝殿。”我们虽然关系好,但是以我对你的了解,你绝对不会挪动你的千金之躯来看我的。

  “是的。”朴智旻点点头,后面的护士将一架轮椅推了进来后,他拍拍轮椅道:“自己上来。”

  “你爸又给你充SVIP了,无论是走过场还是作秀,我今天也要把你用轮椅运出去。”金泰亨坐在轮椅上时,朴智旻补充道:“付费用户就是要享受我们这些普通用户地拥戴,有道是有个土豪爹的孩子像块宝。”

  原本是句玩笑话,金泰亨还是不着痕迹地皱了皱眉头,听着朴智旻讲道:“原本你这个重伤的人可以躺在A52囤积脂肪至少一个月的,但是队里绷不住了,我们这边已经把案子的工作都做到头了,没有头绪,请您出山。”

  金泰亨慢条斯理地从病号服里摸出了珍藏已久的一根烟,从朴智旻裤包里掏出打火机,在朴队震惊的目光中点燃了以后吸了一口道:“说来听听。”

  死者是名女学生,高三的,叫陆斓,死在他们学校人工建造的莲花湖里的,法医判的是自杀,我初步研究监控录像,记录下来的只有她独自走出宿舍楼去到小路的那一处,周围没有任何可疑人士出入。

  我基本上了解到了她的人际网,那女孩生前没有抑郁症焦虑症等疾病,我觉得不像是自杀,但是整段监控被提去封锁了,更加具体的我没有看到。”

  “这事情有点恐怖的是后面戏剧性,为什么呢,因为死了人以后那栋宿舍楼就会格外恐怖,有学生说这几天晚上都会听到楼道间有人在哭,说是陆斓的鬼魂回来了,J高中除了高三的还在硬撑,其他的学生都被家长接走了。”

  “是啊,灵异小说都是这么写的,为了查这个案子,我昨天晚上还看了两本呢。”

  世界上没有鬼怪,而刑警最不怕的就是鬼怪,何况有信仰的警察根本不相信鬼怪,于是金泰亨很无奈地笑了一声道:“敢情把我们二支队当成茅山道士抓鬼大队了?”

  “那个都是小事,鬼不会害人,从来都是人害人,与其说抓鬼,不如说是抓人,更何况抓鬼的又不是你,是特遣组的。”

  金泰亨太久没有抽烟,吸了几口入肺就受不住了,他一面镇静地掐灭烟头,一面问道:“上头有没有什么指示?”

  “您凭借一张幼嫩的脸蛋入围了扮成转校生卧底高中名单的首位,明天就出任务,所以提前出院了。”

  但颖州的公安局什么时候这么草率了,金泰亨都说不清是该为颜值而高兴还是为摊上大事而悲伤了。

  朴智旻紧跟其后补充道:“这事情喊他们是有点大材小用了,但我们才不会这么傻的每次都接这种又脏又累的活吧,刑警不是人吗……所以还是我们刑侦队的多次报告上级这件案子死者可能不是自杀,而是手段极其高明的他杀,需要上级细查此案,所以上面才大发慈悲拨了特遣组的一人来协助调查。”

  “真是抬头不见低头见……”金泰亨低低地叹了一声,自暴自弃似的一把将灭掉的烟头投进路旁的垃圾桶里。

  朴智旻推着轮椅莫名其妙道:“人家特遣组七个人,六个肩上至少都是两杠的,人送外号‘高管梦之队’,人家新来的小崽子当然要被送来立功啊。”

  “你不会真的因为他抢了你公安一枝花的名号而跟他记恨上了吧,使不得啊,人家一来就是定点分配到特遣组,就没怕过谁,换成厅长还是处长来他也不怕,何况你只是我们夕阳红五好后勤公务员的队长……你和他有不服的,还是要憋着。”

  就和小学时候班上成绩好的小朋友的待遇是一个道理,这种小朋友一般做错了事情就是进办公室被温柔的教育一顿,和他们这些请家长的不一样。

  “哦对了,你在十分钟前说,死者家属是我爸公司技术部门的,我爸旗下有服装食品还有电子产品三类,他是哪个公司的?”

  “法医从死者身上找出了一张已经被水泡烂的纸条,上面的字已经模糊了,依稀可见金融街的字样,应该是金融c街的电子产品公司。”

  J私立高中是个挂着私立学校的名号,干着公立学校的事情的一所面子工程学校,为什么说是面子工程,因为号称全校无死角天网覆盖,实际上每层楼的楼顶连同天台都是没有监控的,最致命的是,就在案发现场莲花湖附近几处地方都是监控死角,以至于那个叫陆斓的女生投湖前的片段都没有。

  此刻的金泰亨莫名觉得校服有点紧,心道自己是不是在A52养尊处优长胖了一圈,摸了摸自己依旧瘦削的下颚,看见镜子里的人竟然青涩美好起来,因为换上了校服,而莫名展现出了一种扑面而来的少年气息。

  这次任务来的快,也是火急火燎的走马上任,详细的计划都没有当面会议商讨,而是定的行动时采用远程通讯。

  金泰亨接到任务的第二天就被送到了J私立高中,成了高三二班也就是死者陆斓所在的班上的一名插班生。

  朴智旻开着老***车载着金泰亨来到J私立高中正校门,门口就是校董事的带着班主任事先在校外迎接了,那边田柾国也是掐着点来,不能明目张胆的开他们特警那辆招摇的武装车,田警花于是屈就在了一辆消音性能极好的黑金色炫酷摩托上。

  见到校方的几个,原本应该先掏证件说自己是警察的,田警花摘下头盔的那一刻就看见校长转身去和后面的助理说道:

  田柾国以一种刚从警校毕业后青年的劲瘦将J高中的校服穿出了一种偶像剧校草学长的感觉,回头看向金泰亨的时候,一副假装偶遇的样子扬唇一笑。

  金泰亨保持冷漠人设,也冲他有些不屑地翘起嘴角,心道这人一身XL还好意思嘲笑自己穿L的有点紧。

  之前已经找人和校方高层商量过了,对外的解释就是因为高三冲刺阶段接纳了外校优秀学生来校学习一段时间,巧的就是高三二班是个尖子班,所以才来了两个临时的插班生。

  “大家好,我叫金亨,学无校界,多多关照。”田柾国站在讲台上,随手将书包甩在了第二排为他们留的两个空位上,侧头对门口逐渐凝固的金泰亨再次咧嘴笑道:“同桌,愣着干嘛呢,外面冷,进来啊。”

  这个帅气的男孩子原本的兔子眼一笑起来就是眉眼弯弯的,换成讲台下的谁看了都觉得心里头一片春暖花开。

  但所谓装出英伦绅士,实则道貌岸然,莫过于此。金泰亨暗自咬住下唇,内心十分狰狞,只觉得狡兔三窟用来说兔子就说得好,这个人,简直就是一只狡猾的兔子。

  后知后觉发现开口就是两个二声调显得有点奇怪,于是他学着金亨同学的样子一甩书包双手插兜改口道:“田果,就是种在田里的人参果。”

  班主任扶了扶眼镜框,有些站不住——剧本不是写的叫许兆和赵晨吗,田果和金亨是走错片场了吧?!

  班主任是在看到下课铃响后和学生打成一片的两个人后肯定了自己心里的设问,也许这就是专业卧底适应环境的素养……

  等班主任满头黑线的一走,田柾国就倾身去观察金泰亨的表情,一面露出琢磨‘女人心海底针’的表情,一面对他悠闲地开口道:

  “田果同学,你怎么了?刚刚还好好的,怎么现在把脸就拉下来了呀?是我惹你生气了吗?”

  金泰亨一个从警三年的夕阳红后勤队员,印象中早就没有了当年文化成绩考警校第一的威风,学了几年刑事侦查,就是化学物理还会,其他的什么都用不上,正是一脸烦躁的望着数学冥想,听到田柾国的调侃就有些无名火起。

  二十几天前的那场枪战,那个人近身锤人的画面和刚才那个人闪动着兔子眼说加油的画面完美叠加,一瞬间视觉冲击过大,他的视野就恍恍惚惚了——

  金队长细思极恐,突然一个激灵,老手一抖,笔就飞了出去,被田警花顺手接住,在指尖转了几圈道:“我一个在公安只动手的人都知道上节课老师讲的是苯的衍生物,你这个动脑的人为什么还写错了。”

  他们警察的视力至少得5.0往上走,田柾国他们特遣组的眼睛就更加难以想象了,金泰亨知道这个人是看见了自己的草稿本。

  他在慢悠悠地在金泰亨耳边道:“超前学习呀田果同学,你画的这个化学式需要将这串基团换个位置才是甲基苯丙胺吧,我没记错的话又叫,是不是?”

  他说话时将声音压得很低,幽幽的刺激着耳膜,金泰亨的瞳孔在那一瞬间收缩了一下,面上依旧是温柔可人的样子,直接将椅子往过道挪了挪:

  “没有,我学刑事侦破的,自然要接触这些。不过你还挺聪明,我还以为整个颖州公安系统除了我们这些后方脑力支援的人,其他的都是见面就干的莽夫呢。”

  田柾国敛起神色,依旧语气柔和着道:“别拿特警和别的警察比,你干的事情,我不一定就干不了,而我干的事情,你就一定干不了。”

  特遣组的多疑和警觉金泰亨在这两个小时中悉数有个底了,这么想着,大概除了他们自己的一个特遣组七个人可以互相留予后背,其余就算同为公安系统的人,他们谁也不会相信了吧。

  教室的角落有一个单独的座位,位子上的女生脸色有些苍白,拿着美工刀在课桌上一下一下的划着,根据手的弧度判断,并没有什么规律。

  田柾国心领神会,仗着一点身高优势凑过去轻轻地给陷入冥想没有察觉的金队长顺毛,摸出了一种小狗小猫的感觉。

  “你们朴副队应该告诉过你死者的人际圈吧,你信不信,不用问就能肯定她就是那个叫周薇薇的。”

  而那个宿舍哭声的小插曲就显得没有丝毫技术性可言,金泰亨基本已经猜出由来了。

  田柾国像是成功引导幼儿园小孩学会动脑思考一样,用一种满含笑意的目光注视着金泰亨,慢慢道:

  “你看这类自闭的女生,一天里就没有抬过头,心里盘算的多,但你让她一个晚上跑去顶楼哭那个死去的闺密,是不可能有这种胆子的。所以我再猜一个,这破事,肯定不止她一个人。”

  金泰亨眨了眨桃花眼,算是回归现实,突然很认真的对着田柾国道:“所以,在断定之前我们今晚还是有必要亲自出动的,我说你做。”

  毛脑袋从手上溜走了,刚才柔顺的触感却还萦绕在指尖,田柾国那个似嘲非笑的笑意也随后挂上的嘴角,他不顾金泰亨把座位挪到了道路边,继续柔柔的凑上去问道:

  这句嘲讽被金泰亨见缝插针的丢了出来,算是为他刚才无言的憋屈出了一口恶气。

  “你看着。”金泰亨拿起笔道,“死者陆斓的宿舍是高三区的,单独成一栋楼,里面有好多苟延残喘的高三学生还留在学校,如果说今晚有事,我们一弄出动静,整栋楼都要惊动了,到时候会多出很多不必要的麻烦。”

  金泰亨的草稿本上赫然画出了学校的鸟瞰图,每一个红点就是学校道路旁路牌上标注的几个标志性的地点。

  “朴队喊了技术组的警员操纵了无人机航拍,半小时前才发来的,我害怕别的同学看见,就只看了一眼,画了个大概。”

  演戏还是要入乡随俗的,比如高三没有手机是死规矩,他们两个假扮高三的也不能例外。

  田柾国抬眼,以自己的方式给足了所谓的尊重,似是在为金队长这个过目不忘的能力小小的惊讶了一秒钟。

  随后,他指了指金泰亨画在草稿纸上的几个方块,“这个表示的是楼顶天台吧,左边这个是女寝的洗衣房,往上走就是几间住人的寝室,必须绕开这里。”

  从五楼的收发室空调外箱起跳,左边大约一米就是一根不锈钢的水管,从这里往上爬,避开了所有寝室,直通天台。

  哭声是一个起夜的高三女生听见的,所在的寝室正好是5楼的,被吓得不轻,所以她申请回家休养了,没有人能够提供确切的信息。

  仪器上显示的是晚上11点37分,已经是高三作息表中10点40分熄灯后一个钟头了,朴智旻在送走‘上学’的金泰亨后又私下找了校方管事的,在学生的伙食中投入了低剂量的安眠药物,这时候的大部分人都已经沉沉入睡了。

  金泰亨抬眼,就看见换上了特遣组制服的田柾国,这个人披着夜色来,只有眼睛跟星星似亮晶晶的。

  “不是吧,我们是抓人的, 又不是搞刺杀的。这件衣服过于紧身,我都想投诉你们有伤风化了。”

  可不是,顺着衣料可以看到这个人身材线条分明,还有一身劲瘦的肌肉,虽然是便于行动的意思,用在这里就多了几分高射炮打蚊子的意味。

  警局那边发来指令:“田警官,请连接好通讯设备,警局将确保你的行动安全。”

  田柾国带了枪,05新式左轮手枪,他将这把枪握在掌中掂了掂,带着一点嘲弄的意味塞进金泰亨的手中,转身就要行动。

  田柾国盯着金泰亨那双咸猪手,压低声音一本正经道:“刑侦队的玩具手枪打不了怪兽的,怕你被偷袭,给你个护身符。”

  金泰亨心道不可能的事,嫌疑人做事情不留任何痕迹,更不会来单挑警察,最气人的是,刑侦队的手枪也是枪,大老爷们儿最忌讳这种挑战尊严,田柾国就是单纯的想气他。

  金泰亨有些气急败坏的后退让步,给田警花腾出了充足的空间,一副您现在就可以飞檐走壁,我祝你失误并立马去世的样子。

  田柾国抬眼冲他笑了一下,在金泰亨理解的嘲笑之中又多了几分讥笑的意味,转身找了个天桥周围的护栏做起点,直接向五楼翻去。

  朴智旻:“田警官,刑侦队员是没有你这么好的攀爬能力的,需要你向金队投放速降绳索。”

  整栋楼能够提供挂安全绳的地方根本就没有,金泰亨就算有心要当行动组,也还是要仰仗田柾国拿绳子拉他才行。

  这个人眉眼弯弯的看着脚下四楼天桥上那个站在冷冷夜风中的金队——这个视角的金队长,就像是一只小猫睁大眼睛看着上面的新奇的东西,或者是等着主人顺毛并投喂小鱼干。

  田警花冲下面看上去像眼巴巴观望的金队长竖起了一个大拇指,然后转身走向了五楼预定的那个作为起脚点的洗衣房的空调外箱,左脚踩上去,右脚借力,动作十分迅速,一点都没有要带上金队长的意思。

  田柾国独自行动,都是怪他白天开了一个冷玩笑,是他将两个人的分工说的极其明确,并且挑明了自己只说不做的立场,田柾国这是在变相的和他较真。

  金泰亨皱了皱眉,慢慢后退,直到退到天了桥尽头,在那里找到一个角度可以侧视到整栋楼的大观。

  夜风刮起他的几缕头发,乱乱一团的揉在脸上,仪器上的时间显示在了晚上十一点五十八分。

  “搞这种鬼东西的,一般都信晚上十二点……柾国,虽然这个小插曲对你来说根本不是什么,但是涉及到了嫌疑人周薇薇对我们破案有很大的帮助……

  “只要这是公安下达的任务,我就是你可以信任的人,请将你的后背留给我,将你的耳朵留给刑侦二队,不要再自己行动了,好吗?”

  朴智旻道:“经过我队勘察,楼顶天台出现了三处疑似焚烧的痕迹,预计嫌疑人的第四处位置在距离天台出口左侧十五米处,这样四处位置连起来刚好能够构成一个规则的菱形。”

  金泰亨在课间的时候翻看过现在中学生看的那些灵异故事,能够照着书里面的套路干出这种蠢事的人,也只有这种看上去没有存在感的女生了。

  那种书的套路一般就是摆个类似于祭祀的阵法,有的可以超度,有的可以封印,这种鬼神志怪大白天在警察局说出来都怕贻笑大方。

  不管他刚才那个眼神是什么意思,这个距离换成谁也看不清楚,权当他给予了充足的信任。

  金泰亨死死盯住田柾国的每一次落脚,在经过反复丈量最后道:“这根水管安全系数有待考量,左上有块凸出的石头可以落脚,从那里应该够你跳上去了。”

  与此同时,楼顶上出现了一处微弱的火光,那光在夜风中明明灭灭,伴随着火光的,还有一小缕烟雾,在夜中,微不足道的一小点火光被金泰亨锁死在眼底。

  金泰亨刚才的那句话换成平常他听了,只会嗤笑一声觉得冷漠古怪的金队长是不是发烧了。

  但现在不会,至少那句话从通讯器钻进耳朵的时候还带着一点捉摸不透的魔力,驱使着他伸出左脚,双手攀紧那根不锈钢的水管。

  周薇薇翻看着日记本中记录的与陆斓的点滴,看着还没有撕完的最后几页,一旁的女生在地上画了一个符号,两人准备开始愚蠢的‘超度’仪式。

  火还没有完全烧起来,只见一个黑衣服的人先从墙头跳了下来,落地时极其技巧的消灭了所有声响,像只魅,带着夜风与戾气。

  金泰亨看见黑色的身影消失在眼底,难免担心田柾国他们特遣组那些人简单粗暴的办案手段——

  田柾国早就料到的结局,早就料到的‘同伙’,却没想到罪魁祸首竟然是两个女生,这种感觉就像是有人把他的智商从头顶拉下来狠狠的踩了几脚。

  田柾国磨了磨牙,他当然不知道怎么照顾这些女生的感受,干脆站在原地不动,和吓趴在地上泪眼汪汪的两个女生干瞪眼起来。

  金泰亨还在天桥上伸长脖子观望,看不到楼顶的情形了,又害怕田柾国弄伤人,心底就像是被火燎了一般着急。

  金泰亨不顾声响的弄开铁门的锁,哗啦啦的铁链子掉了一地,也没时间去管,顺着楼梯往天台赶。

  “笨蛋,你亮证件啊,难不成你要告诉她们你白天还是金亨田果,晚上你这个扮相就是个江洋大盗?”

  田柾国后知后觉,于是在两名泪汪汪的女生的注视下抽出口袋里的证件,早就没有了往常那个不着边际的笑意,冲她们板起脸十分面无表情道:

  田柾国绝对是警察里面聪明的了,他这个人在颖州公安系统口口相传的几大青年才俊之中算是榜首的,主要原因还是因为他没有弱点。

  可是这个人今天就被金泰亨找到一个弱点——他恐女……不,应该是恐那种侮辱他智商的女生。

  金泰亨随后亮出证件:“颖州市公安局,刑警大队刑侦二支队队长,他是特警大队协助,现在查陆斓投湖一案,请你们配合调查。”

  田柾国突然反应过来什么,慌忙将东西放回腰侧,金泰亨听见一串哐里哐当的声响后推断出了一个真相――

  田柾国计划中那种不用动枪的行动是应该是先用脚踹,把人踹个半死或者晕了再用手铐铐起来,然后麻布口袋一装,拉回局子里关着再说。

  他刚才就是突然发现这两女孩未成年,手铐是用不上了,又怕金泰亨嘲笑他,才一时间方寸大乱的。

本文链接:http://halomarie.com/feifachiyoudupin/196.html